北京建筑律师曹敏(电话15801061959)工程三十年,建造师造价师监理师,专门代理全国建筑工程纠纷案件!建筑法律顾问,房地产法律顾问,北京建筑工程律师,中国建筑工程律师,中国建设工程纠纷律师,北京建筑工程纠纷律师专业建筑律师,权威建筑律师,著名建筑律师,有名建筑律师,知名建筑律师,北京专业建筑律师,懂建筑律师,建筑律师, 建筑工程律师,北京建筑专业律师,北京建设工程律师,中国建筑律师,北京建筑工程款质量纠纷律师,北京建筑工程质量纠纷律师,北京建筑工程款纠纷律师,北京建筑工程纠纷律师,北京工程纠纷律师,北京建筑纠纷律师,北京建筑质量纠纷律师,北京建筑款纠纷律师,北京建筑工程质量律师,北京建筑工程款律师,北京工程质量律师,北京建筑质量律师,北京工程款律师,北京建筑工程纠纷二审律师,北京建筑工程纠纷上诉律师,北京建筑工程纠纷再审律师,北京建筑工程纠纷申诉律师,北京建筑工程纠纷抗诉律师,北京建筑工程纠纷专业律师,北京建筑工程专业律师
北京建筑工程纠纷律师
2020年02月27日 星期四 18:21:39  农历:二〇二〇年 二月 初五
北京建筑律师网 > 北京建设工程律师工期纠纷案例中国建筑律师 > 【案例】北京工程律师谈实际竣工日期有争议
【案例】北京工程律师谈实际竣工日期有争议
作者:北京建筑律师    分类:北京建设工程律师工期纠纷案例中国建筑律师    时间:2019-1-14 4:49:15    浏览:340次
《【案例】北京工程律师谈实际竣工日期有争议》由建筑工程律师网为您提供,特为您编辑《【案例】北京工程律师谈实际竣工日期有争议》,希望能为您提供帮助!
    【案例】施工合同当事人对建设工程实际竣工日期有争议的请北京建筑工程律师当事人对建设工程实际竣工日期有争议的,按照以下情形分别处理:(一)建设工程经竣工验收合格的,以竣工验收合格之日为竣工日期;(二)承包人已经提交竣工验收报告,发包人拖延验收的,以承包人提交验收报告之日为竣工日期;(三)建设工程未经竣工验收,发包人擅自使用的,以转移占有建设工程之日为竣工日期。okok【案例】实际施工人的起诉权(代位权),发包人支付工程款的连带责任,施工合同相对性问题:关于实际施工人权利保护,《解释》对《建设工程司法解释(一)》第26条第2款规定进行了完善。一是明确规定人民法院应当追加转包人或者违法分包人为本案第三人;二是规定要在查明发包人欠付转包人或者违法分包人建设工程价款的数额后,判决发包人在欠付建设工程价款范围内对实际施工人承担责任。这既有利于实际施工人权利的实现,也有利于防止发包人陷入过多的诉讼和纠纷之中。《解释》还规定实际施工人有权对发包人提起代位权诉讼,以期进一步加强对农民工等建筑工人权益的保护;最高法院:不得随意突破合同相对性原则、扩大建筑工程司法解释二十六条二款的适用范围;发包人只在欠付总承包人工程价款范围内对实际施工人承担责任。最高法院《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案件适用法律问题的解释》第二十六条第二款规定“发包人只在欠付工程价款范围内对实际施工人承担责任”,开发公司作为发包人仅在欠付工程款范围内对实际施工人承担给付责任,该责任并非与承包方的连带责任。开发公司提供的与建筑公司结算完毕的协议加以证明,故实际施工人要求发包人开发公司承担连带责任的主张不应支持。在建筑工程纠纷案中,发包人将工程发包给总承包人,总承包人再依法专业分包、劳务分包,欠付分包承包人工程款的,专业分包人、劳务分包人只能依照合同相对性原则起诉总承包人。总承包人非法转包、违法分包,欠付转包承包人、分包承包人工程款的,承包人作为实际施工人可以依照建设工程纠纷司法解释第26条第2款,突破合同相对性原则起诉总承包人和发包,要求发包人在欠付总承包人工程款范围内承担责任。发包人举证证明已将工程款全部支付给总承包人的,发包人不再对实际施工人承担责任。连带责任必须在法律有明确规定或者当事人有明确约定的前提下才可以适用《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案件适用法律问题的解释》第二十六条 实际施工人以转包人、违法分包人为被告起诉的,人民法院应当依法受理。实际施工人以发包人为被告主张权利的,人民法院可以追加转包人或者违法分包人为本案当事人。发包人只在欠付工程价款范围内对实际施工人承担责任。《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总则》第一百七十八条 连带责任,由法律规定或者当事人约定。《最高人民法院办公厅关于印发<全国民事审判工作会议纪要>的通知》法办(2011)442号对实际施工人向与其没有合同关系的转包人、分包人、总承包人、发包人提起的诉讼,要严格依照法律、司法解释的规定进行审查;不能随意扩大《关于审理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案件适用法律问题的解释》第二十六条第二款的适用范围,并且要严格根据相关司法解释规定明确发包人只在欠付工程价款范围内对实际施工人承担责任。《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当前民事审判工作中的若干具体问题》(2015年12月24日)对于《建设工程司法解释》第二十六条规定,目前实践中执行得比较混乱,我特别强调一下,要根据该条第一款规定严守合同相对性原则,不能随意扩大该条第二款规定的适用范围,只有在欠付劳务分包工程款导致无法支付劳务分包关系中农民工工资时,才可以要求发包人在欠付工程价款范围内对实际施工人承担责任,不能随意扩大发包人责任范围。最高人民法院副院长就《关于审理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案件适用法律问题的解释》答记者问问:《解释》第26条第2款规定是否存在突破合同相对性的问题?作出这样的规定是否会损害发包人利益?答:《解释》第26条规定是为保护农民工的合法权益作出的规定。该条规定,实际施工人以发包人为被告主张权利的,人民法院可以追加转包人或者违法分包人为本案当事人,发包人只在欠付工程价款的范围内对实际施工人承担责任。从该条的规定看:一是实际施工人可以发包人为被告起诉。从建筑市场的情况看,承包人与发包人订立建设工程施工合同后,往往又将建设工程转包或者违法分包给第三人,第三人就是实际施工人。按照合同的相对性来讲,实际施工人应当向与其有合同关系的承包人主张权利,而不应当向发包人主张权利。但是从实际情况看,有的承包人将工程转包收取一定的管理费用后,没有进行工程结算或者对工程结算不主张权利,由于实际施工人与发包人没有合同关系,这样导致实际施工人没有办法取得工程款,而实际施工人不能得到工程款则直接影响到农民工工资的发放。因此,如果不允许实际施工人向发包人主张权利,不利于对农民工利益的保护。二是承包人将建设工程非法转包、违法分包后,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的义务都是由实际施工人履行的。实际施工人与发包人已经全面实际履行了发包人与承包人之间的合同并形成了事实上的权利义务关系。在这种情况下,如果不允许实际施工人向发包人主张权利,不利于对实际施工人利益的保护。基于此种考虑,《解释》第26条规定实际施工人可以向发包人主张权利,但发包人仅在欠付工程款的范围内对实际施工人承担责任,如果发包人已经将工程价款全部支付给承包人的,发包人就不应当再承担支付工程价款的责任。因此,发包人只在欠付工程价款范围内对实际施工人承担责任,并不会损害发包人的权益。【案例】施工合同当事人对建设工程实际竣工日期有争议的请北京建筑工程律师
分享到:
关键词:北京建筑律师,北京工程律师,北京建筑工程律师,中国建筑律师,中国工程律师,中国建筑工程律师
版权所有:北京建筑律师网